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 > 恋爱部落 >

如何甩掉惯性出轨男人?

http://www.1-114.com    2013-05-13    来源:    点击:

每个人都有一个具相的爱情能力记分板,在这上面,甜言蜜语远远不及爱情行动力。出轨,是意志不坚的表现,而惯性出轨,则是无能幸福的标签。运气不佳遭遇此时,是时候醒一醒了,面对无能力变现出爱的决心的这位仁兄,只能转而控制自己,把他从手机通讯录中删

    每个人都有一个具相的爱情能力记分板,在这上面,甜言蜜语远远不及爱情行动力。出轨,是意志不坚的表现,而惯性出轨,则是无能幸福的标签。运气不佳遭遇此时,是时候醒一醒了,面对无能力变现出爱的决心的这位“仁兄”,只能转而控制自己,把他从手机通讯录中删去,让他在日常生活中消失。

    甩掉惯性出轨男要当机立断

    有爱就有痛

    年少时的爱情,简单而迂腐,是的,“迂腐”,这是那个年纪的文艺腔调会格外赋予的一种东西,如果说爱情是一种讲究此情此景的东西,那么,少年时自有一些程式的定义,认定这般爱才是美好的。比如亭予认识的这位,崖,上学的时候踢球,弹吉他,打架……,亭予当时也爱得一塌糊涂。崖,是这般男子,外向时似乎和一切人可以称兄道弟;安静一隅时,一个人认真写博,会聊起他上个暑假刚去的朱家角水乡,距离上海最近的一个古镇了,在港汊河道密布的拐角处,三间联排的民房,它是明清时代的民居,被日本建筑师矶崎新打造成以专场特制现代音乐及展示艺术为中心的综合艺术场所,这些也是崖会心生向往,并且迷醉的事物。于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时,亭予无比的爱恋和依赖崖这位男友,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对于崖的偏好或是习性多一些的迁就和投入陪伴的时间,这些本都是亭予可以接受而为之的事情,亭予想,反正本来崖就是一个比起自己有趣很多的人,那么,这样也未尝不可的。可能是内心丰富的人永远不会满足自己的忠实观众只是由同一个女子来担当,崖需要其他的女观众,况且,去吸引其他的“女观众”之于崖,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那时,在亭予看来,崖只是比较受到女生的青睐,但是崖始终是她的男友,两人大把的时间都是在一起的,亭予不过是多了一些周遭女生羡慕、嫉妒、恨此类的目光,而已。

    背叛也有第一次

    随着学生时代的结束,成人的真正意义才缓慢的纷至沓来。亭予是这般总结的。当你工作之后,你才有了严格意义上可供自己支配、源源不断如期而至的金钱,于是作为一个成年人,你的“疆域”、“版图”才有了现实意义上的激增。也正是这样,这时,男人的本性如何,更容易酣畅淋漓的得以呈现了,因为这时他们更具有实践的能力。

    崖一向是喜欢外出的人,亭予很早就知道这一点的。那个晚春的季节,亭予看了一次中医,肺热初期,老医生说她风热邪毒犯肺,肺失清肃,总之那段时间,亭予出现恶寒、发热、咳嗽等症状,于是也就安心在父母家休养。

    崖之前就有和亭予计划过的,去一趟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可不是一个能让人在身体上感到舒适的地方,夏季绵长的雨季和冬季冻得人直跳的严寒都令人难熬。当时,亭予也只是需要休养,并无大碍,因为不想扫崖的兴致,于是也就鼓励崖的香格里拉之旅如期成行了。崖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打理着自己的背囊,虽然去达那里没有舒适的气候,但想到有大片大片人迹罕至的雪山、森林、草甸、湿地,一条完美的可以直通大自然灵魂的户外探险线路,崖就很是期待与踌躇兴奋着。

    崖回来时,亭予也已经好得大半了,可能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到崖了,也或是因为亭予这段日子禁足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亭予吵闹着要参加崖他们一帮驴友的“看片会”,就是大家会在一起分享一下这次外出旅游拍的一些美丽风光以及内心的感受之类的,当然亭予还要以犒劳崖的名义去大快朵颐一番。这些都是亭予按捺着兴奋规划了两天的一连串的节目,真正到执行那天时,亭予却一直感觉到的是崖身边一帮朋友里面,一个叫滇滇的女生的异样眼光投向自己,间歇又会避开自己把一种难以名状的热切目光投向崖的身上。亭予事后承认,女人在捕捉威胁到自己的方面,总是有着异样的灵光一闪般的智慧。看片会的途中,亭予打开了崖的笔记本中除了整理过准备与大家分享的那个文件夹,转而找到了原始的相机导出的照片拷贝,亭予清晰看见了崖与这个叫滇滇的女生在春夏季牧场的木房子前把酒言欢的照片。亭予一边怔怔的看着那些风迎面吹来,阳光迎面照着的惬意照片,一边在心里疯狂的暗说一个词:“背叛”。

    事后,亭予也不能免俗的原谅了崖,毕竟手里掂量了这五六年时间以来积少成多的真实感情。那个叫滇滇的女生也是知难而退了吧,毕竟,聪明一些的也是深知几天几夜之于几年的长时间相处,自是难以抗衡的力量。崖与亭予似乎恢复了往昔的平静,亭予的肺热也逐渐的彻底好了。

    一而再

    时间又是过了三年,一场恋爱进行到这个时间的节点,自然而然的,就是谈婚论嫁的主题了。崖知道亭予的“怪癖”,从小她就挚爱向日葵,这在亭予上小学美术课看见梵高的向日葵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于是装修房子的时候,崖和设计师说,给我们打造一个南普罗旺斯吧,那里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和薰衣草,热烈明亮的地中海阳光,亭予开心到翻天,这是崖根据亭予的喜好想要为她打造的悠闲与华丽的生活啊!亭予记得自己那时没事就一个人乐一乐。

    于是,拱门与半拱门、马蹄状的门窗,圆形拱门及回廊,在亭予和崖未来将要厮守的家中,采用着数个连接或内外套叠的方式,在走动观赏中,出现延伸般的透视感。只是,滑稽而讽刺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亭予记得那天自己正在欣赏自家那蓝色积木般的楼梯将上下两层的复式结构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时,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打了进来。事后,亭予回忆了一些,其实也不能称之为“陌生女人”的,L,自己是在崖的同事饭局中见过几次的,玲珑的女子。L要告诉亭予的是,这一年的时间以来,每次外地公干,她和崖如情侣版双宿双飞。

    亭予想自己是蒙了。之前有关那个叫滇滇的女生的羞辱感一并涌出。这一次,动静似乎更大一些,双方父母,房子,装修,同事,时间……亭予找到崖时,面对心痛不已的女友,他却无能力展现爱的决心。亭予必须承认了,这位仁兄,绝对不属于“懂爱一族”。亭予和崖,最后,还是分开了。

上一篇:揭秘:都市丽人的“相亲记”
下一篇:大龄剩女相亲成功注意事项


排行榜 TOP9